你现在的位置:中国宗教学术网>道教研究>>论文
汪桂平:《齐云山志》版本考   中国宗教学术网 2017年2月14日

[内容提要]文章通过对各种版本《齐云山志》的搜集、整理与研究,并利用现存石刻、方志等资料,基本厘清了各版本志书的作者、刊刻时间、增补情形等,从而订正了前人记载的失误。认为《齐云山志》在明代曾编修三次,最早的版本是嘉靖十七年祁门人方汉撰写的《山志》,此志大概流传到清初佚失,现已不存。其次为嘉靖三十六年休宁县县丞方万有等人编撰的《齐云山志》,此志有嘉靖三十八年刻本,共七卷二册,至今尚有两部存世。到万历二十七年,休宁县知县鲁点重新编撰《齐云山志》,刊刻行世,流传久远。此志共五卷五册,体例完整,内容详实,刻印精美,成为明代山志之精品。此后直至清末,《齐云山志》至少重修五次,均以明万历本为底本,内容上稍加增补而已。

 

[关键词]《齐云山志》;齐云山;鲁点;方万有;道教

 

齐云山又名白岳,位于古徽州休宁县境,山灵水秀,素有“白岳雄胜甲江南”之称。齐云山亦是一座文化名山,儒释道三教文化在此共生共荣,历史悠久。唐宋以来,齐云山的道教发展尤显突出。其主祀真武大帝,仿湖北武当山建制,故有“江南小武当”之称,曾位居中国道教四大名山之列。

 

齐云山志的编修始于明代。明嘉靖年间,曾两度修志。明嘉靖十七年,祁门人方汉首次编撰山志;嘉靖三十六年,休宁县丞方万有等人再次编修《齐云山志》。到明万历二十七年,休宁知县鲁点重新编撰《齐云山志》,刊刻行世。万历本《齐云山志》编校谨严,版刻精良,流传广泛,成为古代山志之精品。此后直至清末,以万历版为底本的《齐云山志》又出现多种重修、重刊或增补本。各版本的《齐云山志》存世量均不多,现主要保存于一些大型图书馆古籍部。由于存世量少,历来又缺乏研究,故古代著录乃至现代的各类古籍书目对于《齐云山志》的版本、作者、时代等,常常出现记载错误或混淆错乱之情形。本文通过仔细比照各版本《齐云山志》之内容,并利用现存石刻、方志等资料,深入研究,基本厘清了各版本山志的作者、刊刻时间、增补情形等,从而订正了前人记载的失误,并有助于此后的进一步研究。

 

一、明方汉撰《山志》考

 

明嘉靖年间,徽州祁门人方汉应齐云山道士方琼真之请,曾编撰了一部《山志》,其撰作时间大概在嘉靖十七年(1538)。据方汉《南山磵记》曰:

西郭子以戊戌夏避暑齐云山中,雪崖道人请为兹山志,将以穷幽搜,摩藓入墨,道人导之,盖自南山始焉。[1]

按:西郭子即方汉,祁门人,著有《西郭稿》一部[2]。他酷爱齐云山的山水,至今在齐云山的多处崖壁上尚留有方汉的题字。如在天门岩镌有嘉靖乙未年(十四年,1535)方汉题的“楠岩”二字[3]。又在石桥岩的崖壁上镌有一首方汉题诗,曰:“石桥驾长虹,洞若下弦月。予爽养晦心,深省向此发。祁门方汉”[4]。根据上述题字可知,方汉应为明嘉靖年间人。那么,上述引文提到的“戊戌夏”,则应为嘉靖戊戌年(十七年,1538)

 

又,请方汉作志的雪崖道人即方琼真,明鲁点《齐云山志》卷一载:

方琼真,休石门人,号雪,性刚毅,虽舍身老氏,事母甚笃。职道会十有三年,以清慎闻山中。[5]

方琼真号雪崖,是齐云山住持道士汪泰元的高徒。他大约于正德十三年(1518)开始担任休宁县道会司道会[6],任职十三年后归山,则大概在嘉靖九年(1530)。那么,方汉“以戊戌夏避暑齐云山中”,则此“戊戌”年(嘉靖十七年,1538),与方琼真在齐云山活动的时间是吻合的。

 

因此可以肯定,方汉撰作山志的时间大约在嘉靖十七年。他受雪崖道人方琼真的请托,遍寻齐云山之名胜典故,然后撰成了第一部齐云山志。此事亦记载于嘉靖三十八年刊本《齐云山志》中:

方琼真,休宁石门人。虽方外,事母甚笃。官道会十有三年,归山中。同建寥阳殿、兴圣祠、梅庵。齐云古无志,琼真乃倡兴修志,使山中事不致湮没无闻者,琼真力也。[7]

方琼真倡修、方汉编撰的《山志》编成之后,当时就刊刻行世,一共有七卷,一册。关于此书,在明清的官私书目中多有著录。较早著录该山志者,有明藏书家朱睦口(1518-1587)所撰《万卷堂书目》、明焦竑(1540-1620)撰《国史经籍志》等书,二书均载:“齐云山志,七卷,方汉”。直到清康熙年间藏书家黄虞稷(1629-1691)的《千顷堂书目》、徐乾学(1631-1694)的《传是楼书目》中,对方汉的七卷本齐云山志尚有著录。可见,方汉编《山志》大概到清初尚有流传,不过现今已不见其踪影,憾成佚志。

 

二、明方万有编《齐云山志》考

 

明嘉靖年间,休宁县丞方万有等人再次编撰《齐云山志》,并有刻本留存至今。据目前所知,该书现存两部,其一存于宁波天一阁博物馆,七卷二册;其二存于南京图书馆,但只存六卷一册,缺末卷和后序。

 

据宁波天一阁藏本,该书共七卷,二册,每半页九行,行十九字,白口,单黑尾,左右双边,版心刻“齐云山志卷×”。卷首有序例、齐云山图,并纂集敕诰、奏疏等官方文书。正文七卷,卷各一篇。卷一肇运,卷二山水,卷三建置,卷四道侣,卷五高道,卷六祀典,卷七纪咏。卷末为《齐云山志后序》,末缺一页,据文中自称“有孚”,则此序作者为时任徽州知府朱有孚[8]

 

原书未署撰人及刊刻时间。据文中内容及时人记载,可基本考定该志刊刻时间为嘉靖三十八年,编撰者为方万有、吴子玉等人。

 

据天一阁藏本,该书目录后小序云:

齐云未有古志,迩来两修志矣。岁乙卯,郡侯朱公命寅复修之。且提点汪曦和、道纪汪尚相、道会陈銮相请之于予久矣,于是略为撰次之。

所谓“岁乙卯”,即嘉靖三十四年(1555)。“郡侯朱公”乃时任徽州知府朱有孚。因此说,此书的编撰开始于嘉靖三十四年,是奉徽州知府朱有孚之命而修。又据卷六末增记嘉靖三十八年完工醮祭之事,乃知此书刊刻于嘉靖三十八年(1559)

 

那么,该书的作者是谁呢?原志中未见署名。明嘉靖中休宁贡生吴子玉《齐云山志序》载:

山故有志,然咸秩靡详,正度未改,其文怫异矣。兹欲敷鬯玄教,追称奇纪,搜冥区之迹,以志大山之博,恶可以已乎。遂以属诸休丞方太史,暨经生许国、黄云龙、詹景凤、吴子玉编讫。子玉推而叙之曰:维是志备矣。首之以建上像也,次之以秩祀圣孚也,终之以纪咏盛藻也,诸山川、宫宇、异产、羽流,咸以类附,不失相先后之意。[9]

根据此序可知,嘉靖三十五年,朝廷拨款重修齐云山玄天太素宫,三十六年修成之后,又动议编修《齐云山志》。当时承担编修任务的是休丞方太史,参修者还有经生许国、黄云龙、詹景凤和吴子玉共五人。

 

明代大学士许国《齐云山志序》亦对此事有所记载:

寻出内府钱币,作宫观,增广坛场,鸠缮庀缉,弘于前,吉玉昭格,迪隆天造,遐不煌煌煜煜,鬯于纯精哉。山故未有志,于时柱史莫公如士持节,逮功竣,属休丞方君万有,及不佞国、黄进士云龙、吴博士子玉、詹吏部景凤志之,草甫就而未及行。[10]

“休丞方君万有”,即吴子玉序中提到的方太史。明何东序《徽州府志》载:“方万有,福建莆田人,由进士给事中谪休宁县县丞,嘉靖三十八年任升礼部主事。”[11]同书卷五又曰:“嘉靖三十六年谪任”[12]。那么,方万有大概于嘉靖三十六年谪任休宁县县丞,同年被委任重修《齐云山志》。在休宁期间,方万有曾多次登览齐云山,并留下题字铭刻,至今尚存。如在齐云山最高峰廓崖,镌刻有方万有题写的“最高峰”三字;在紫霄崖,镌有方万有题“霞光月色”四字。这两处题字,落款均为“嘉靖丁巳中秋”[13],丁巳即嘉靖三十六年,说明方万有在休宁活动的时间确为嘉靖三十六年前后。

 

可以说,《齐云山志》于嘉靖三十四年开始动修,到嘉靖三十六年由于柱史莫如士的推动,加速编成。当时编志任务交由休宁县县丞方万有,参与编修者还有本地经生,如许国、黄云龙、吴子玉、詹景凤等人。但是此志是否刊行,何时刊行,尚有疑问。如在上述许国撰写的序文中提到“草甫就而未及行”,就是说此志虽然编成了,但没有刊行。又鲁点于万历二十七年(1599)撰《齐云山志序》亦提到:

白岳云岩旧有志,草草不足以备胜览。惟我先师许文穆公序之,藏诸祠官,未付梓,文献无征。[14]

时隔四十年后,休宁县令鲁点亦认为其先师许文穆公(即许国)编就的山志没有付梓,故而组织重修了齐云山志,所谓“成公未竟之意,不揣固陋,损益其旧志,缪为编辑。”[15]此志刊刻行世后,即为流传至今的万历版《齐云山志》。

 

如果按照两篇序文所说,嘉靖三十六年方万有等人所编的《齐云山志》并未付梓,那么天一阁保存下来的嘉靖三十八年刻本《齐云山志》又是怎么回事呢?确实让人疑惑。据笔者推测,方万有在嘉靖三十六年编成此志后,当时确未付印。但时隔两年后,即嘉靖三十八年,进行了少量增补,并刊印,但印量极少,很多人都不知道此书刊印过。据天一阁藏本,该书卷六“祀典”末尾处增补有一页,其内容记载的是嘉靖三十八年太常寺寺丞兼玄天太素宫提点朱宗相奉旨举行斋醮事。朱宗相,明嘉靖间著名道士,曾担任太常寺寺丞兼齐云山玄天太素宫提点,嘉靖三十五年御赐库银敕建重修齐云山太素宫,即是应朱宗相的疏请而建。嘉靖三十六年,《齐云山志》修成后,“藏诸祠官”,大概就是收藏于太常寺寺丞朱宗相处。那么,嘉靖三十八年刊印该志,大概也是朱宗相所为。

 

清丁丙《善本书室藏书志》卷十二对此书有所介绍。清丁仁《八千卷楼书目》卷八对该书亦有著录,曰:“齐云山志六卷,明朱宗相编,明刊本。”[16]丁氏藏书在清末全部售予江南图书馆(今南京图书馆),书目中所记载的《齐云山志》六卷本现仍保存于南京图书馆。据笔者翻阅,未见“朱宗相编”字样,不知其信息从何而来。此书与天一阁所藏《齐云山志》(七卷,二册)是同一版本,但只有前六卷共一册,而没有卷七及后序,缺一册。不过,虽然未见“朱宗相编”的明确记载,但据上文分析,此书的编纂与刊行应该与朱宗相有着莫大的关联。

 

总之,嘉靖三十八年刊刻的《齐云山志》,是明代编修的第二部齐云山志,编撰者为休宁县县丞方万有等人。由于刊本数量极少,流传不广,时人多有不知。但有幸的是,历经四百余年的沧桑,该志仍有两部留存于世。其一几乎完璧收存于宁波天一阁博物馆,七卷二册;其二现存于南京图书馆,存六卷一册。

 

三、明鲁点编《齐云山志》的版本与流传

 

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休宁县知县鲁点再次编修《齐云山志》,并刻版行世。该山志编撰谨严,版刻精良,成为古代山志之精品,流传较广,至今仍存多部。

 

鲁点编《齐云山志》自明万历二十七年刊印以来,明清两代多次增补重刊,出现众多版本。据前人著录及笔者经眼所见,目前至少还有六个不同年代的版本存世。一为明万历二十七年原版,二为明崇祯间重印增补本,三为清顺治间重刊本,四为清康熙五年增补重印本,五为清嘉庆十六年修补重刊本,六为清道光十年修补重印本。后出现的版本均对前一版本在内容上进行过适量增补。除此之外,另有民国二十一年许朗卿抄本,系据清嘉庆本抄录而成。

 

1.明万历原版《齐云山志》

 

明万历二十七年,休宁知县鲁点重新编修的《齐云山志》刊板行世。鲁点,字子与,号乐同,南漳(属湖北襄阳府)人,万历二十三年(1595)进士,官休宁县知县,有惠政,著有本书及《黄楼集》。

 

该志共五卷五册。每半页十行,行十八字,白口。版心刻“齐云山志卷之×”。卷首有五篇序文,分别为鲁点序、许国序、范涞序、程朝京序、汪先岸序。而程朝京序后有“剞劂氏黄奇”一行。卷一首题“知休宁县事南漳鲁点子与编辑,署儒学教谕昆山顾懋宏靖甫、儒学训导丹徒吴芊蔓之、国子生邑人丁惟暄以舒同校。”正文五卷,分三十七目。卷一有岳图、山水、宫殿、关梁、物产、田赋、名贤、道士等目,卷二有建置、祀典、命使、奏疏、灵应等目,卷三为宸翰(含勅命、御碑二目)、艺文(含传、赞、碑铭、赋、记、碑文、颂、疏文、表、会纪等目),卷四有古诗、律诗、五言古诗、七言古诗、五言律诗、五言排律、五言绝句、六言绝句等目,卷五有七言律诗、七言排律、七言绝句等目。志中有岳图十幅,系明代著名画家丁云鹏绘制,全书乃由徽州歙县仇村黄氏第二十六代刻工黄奇所刻。整本山志编校谨严,内容详实,刻绘精良,乃明代山志之精品。

 

万历版《齐云山志》至今仍存多部,主要收藏于国家图书馆、南京图书馆、故宫博物院、上海图书馆、安徽省图书馆等处。

 

2.明末重印增补本

 

鲁点编《齐云山志》自万历二十七年刊行以来,直至清末,出现众多增补重刊本,或原版重印,或重刊重印,其中最早的一个增补本大概是明代末年的重印增补本。

 

国家图书馆善本室收藏的一部《齐云山志》,盖即明末重印本。该志为五卷五册,版式行款同前书。卷首五篇明人序文,其程朝京序后有“剞劂氏黄奇”一行,均与前书同。卷一首题“知休宁县事南漳鲁点子与编辑,署儒学教谕昆山顾懋宏靖甫、儒学训导丹徒吴芊蔓之、国子生邑人丁惟暄以舒同校”,亦同前书。

 

细观其内容,则与万历原本有所区别。目录上,卷四末有“七言绝句”一目,而万历原本之此目位于卷五末。内容上,卷二缺“灵应”一目共2页;卷三多“桃源洞天记”、“上邋遢仙疏”两篇文;卷五亦增补有多篇七言律诗。

 

总之,此本与万历原版《齐云山志》在版式上完全相同,在内容上有所增补,可断定是此后的重印增补本。其重印时间,根据增补内容分析,则大概在明代末年,很可能在崇祯初年。理由如下:

 

首先,卷三增补有施凤来的《桃源洞天记》。施凤来(1563-1642),万历三十五年进士,历官翰林院编修、南司业、中极殿大学士、吏部尚书等。万历四十六年(1618),施凤来始任南司业,这篇《桃源洞天记》写作于其担任南司业之后。文中提到其因“属贰南雍”(即担任南京国子监司业),故无暇拜访邋遢仙,其后应汪应生所请而撰写此文。则这篇记文大概撰写于万历、天启之际。那么,本书增补了这篇记文,说明其刊行时间又在此之后。

 

又,扬州知府刘铎于天启六年被魏忠贤陷害而亡,崇祯即位后平反,本书中不仅收录有刘铎诗《赠邋遢仙》,而且题名为“刘铎,庐陵人,知府”,则本书应该在崇祯平反刘铎之后印行。

 

又,书中增补有顾锡畴诗二首,题名为“昆山人,祭酒”,考顾锡畴为万历甲午进士,天启年间遭贬,崇祯起用,历任国子监祭酒等,后升为礼部左侍郎,署尚书事。则本书题名“祭酒”为其崇祯初年官职,可反映此书补刊年代大概是崇祯初年。

 

另外,本书程朝京序后有“剞劂氏黄奇”一行,则刻工仍是黄奇。黄奇,亦名黄德奇,字惟正,明代徽州歙县虬村黄氏第26世刻工[17],曾于万历二十二年刻有《养正图解》,万历二十七年刻有《齐云山志》,万历四十二年(1614)刻有《医便》等。那么,此次修补本的刻工仍是黄奇,可能是在黄奇原刻本基础上进行的增补。又,黄奇生于明隆庆二年(1568),卒年无考。[18]则到崇祯初年(1628),黄奇约60岁。此时重印《齐云山志》,请黄奇进行少量的补刻,也是合情合理的。

 

总之,明末崇祯年间,《齐云山志》在原版基础上进行了重印,并有少量增补。由于属原版重印,补刻的刻工也未变,故整本书接近于原版,图文清晰,疏朗悦目。现存于国家图书馆的一部即是此本,《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第231册所收《齐云山志》即据国图本影印,亦即此本。不过,无论是国图书目,还是《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都著录该书为“明万历刻本”,实欠准确。

 

3.清顺治间重刊本

 

经过明末战争的烽火,明万历版及其重印本《齐云山志》在战乱之余遗存不多,其刻版大概也佚失或朽坏,故清朝顺治年间,齐云山的住持道士再次重刊了《齐云山志》。

 

据王重民《中国善本书提要》著录,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的《齐云山志》即为此次重刊本。现将王重民著录的相关信息抄录如下:

《齐云山志五卷》

五册,(《四库总目》卷七十六)(国会)

明刻清印本[十行十八字(21.1×14.3)]

原题“知休宁县事南漳鲁点子与编辑,署儒学教谕昆山顾懋宏靖甫、儒学训导丹徒吴芊蔓之、国子生邑人丁惟暄以舒同校。”按程朝京序后有“剞劂氏黄惟敬”一行,谂知为万历原版。然修补版片不仅一次,卷一有顺治间告示,盖此本为顺治间刷印者。

许国序

程朝京序

范涞序

汪先岸序

汪亦绪序[19]

2005-2010年,范邦瑾先生参加美国国会图书馆的中文善本书数位化整理项目,目睹了该馆几乎全部的善本典藏,并趁机将王重民当年未见或遗漏的善本古籍进行了继续整理,著录出版,编成《美国国会图书馆藏中文善本书续录》一书。范邦瑾对于当年王重民已著录诸书,亦进行了一些补充,附于书末。其中关于《齐云山志》一条,补录信息如下:

[]:此本卷一末有二则告示,分别署“顺治十一年(1654)六月”和“顺治拾叁年(1656)六月”,半页八行,与原书十行不同,应为清刻补入,可见此本非仅简单重印,而是明万历刻清初增补本。[20]

根据二位先生的著录,均认为美国会图书馆藏本《齐云山志》为明刻清印本,或明万历刻清初增补本。但笔者更倾向认为,此本为清顺治间重刊本。

 

又,王先生曰“程朝京序后有‘剞劂氏黄惟敬’一行,谂知为万历原版”,此句有误。考万历原版在程朝京序后一行为“剞劂氏黄奇”,而非黄惟敬。

 

黄惟敬即黄应臣,字惟敬,明代歙县虬村第二十六代著名刻工。生于万历二十四年(1596),卒于康熙十年(1671)。曾刊刻过天启七年(1627)汪氏刻本《新制诸器图说》、明崇祯二年(1629)程氏闲拙斋刻本《老子道德经》等。[21]当万历二十七年(1599)《齐云山志》初版时,黄惟敬才三岁,故不可能参与刻印之事,万历原版之书亦明确记载其剞劂氏为黄奇,而非黄惟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