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中国宗教学术网>>新闻
卓新平:信仰缺失考验中国 宗教脱敏迫在眉睫   中国宗教学术网 2016年4月25日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教授(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2016417日,由凤凰佛教和终南山文化研究院联合主办的新媒体论坛《终南山论道:中国式信仰缺了什么?》在世界著名隐修圣地终南山举行。本次论坛虽属民间性质,但嘉宾阵容强大,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教授,共识网总裁周志兴先生,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陕西师范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吴言生教授,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院长傅有德教授等知名学者、文化大家聚集终南山,共议中国信仰大业,深切反思中国式信仰的缺失和未来走势,凤凰佛教为此特别策划了严谨的议题流程,搭建了全新的媒体平台,用图文直播的传播方式,呈现本次论坛的真实表达,使论坛影响力倍增。

 

在第一场新媒体论坛中,宗教学界知名专家卓新平教授、李利安教授、业露华教授、傅有德教授,与凤凰网资讯中心总监崔明晨坐而论道,共议大时代背景下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宗教信仰?漫谈宗教信仰在民族文化复兴大业中的价值和使命。卓新平教授在论坛中以其丰富的学识、严谨的态度,深切的人文关切,为我们立体解构了复杂的信仰问题,卓新平教授在讨论中层层剖析,环环递进,其独到的观点对解决当代中国信仰问题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讨论信仰问题恰逢其时

 

卓新平认为中国是有信仰的,一方面保持了传统信仰,但另一方面,也存在着信仰缺失问题。他说:如果大家更多地关注现实社会生活中的一些现象,就可以明显感觉到道德的缺失,这种道德应该是一个实践层面的表现,归根结底反映了一种人的精神状况,也就是人的价值体系存在状况。这说明道德上的问题不仅仅是现实社会实践的问题,也反映出我们的价值层面出了问题。这个价值层面的问题关键在于信仰。

 

他说:信仰支配着我们的社会行为,同样支配着我们的道德表现,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对今天中国社会的信仰状况确实需要好好的反思。终南山文化论坛讨论我们中国人的信仰理解问题应该是恰逢其时的。

 

什么是信仰?中国人的信仰特性是什么?

 

卓新平在谈到信仰缺失问题时,首先在概念上为国人理清什么是信仰?他认为:中国人对宗教的淡薄,其实是对信仰的一种怀疑。说到信仰问题,首先我们要了解信仰这两个字表达的是什么?实际上就是信什么?怎么信?中国人的信仰和世界各民族的信仰有不同,但是也有它的特性。

 

卓新平认为信仰表达有四个特性:

 

第一、信仰是对未来的一种希望,不管是今生还是来世,人们都保持着对未来的憧憬、理想,这在我们生活中是非常普遍的。

 

第二、信仰要表达的是对崇高的敬仰,这种崇高是有超越的,也可能是现实的,我们从对关公的崇拜来讲,就是非常现实的,其实对关公的崇拜也是对诚信的崇拜。但是在历史的发展中把关公变成了对财神的崇拜,这是我们在信仰崇拜方面发生的问题。

 

第三、信仰是对自我的超越。人之所以有信仰,就是认识到了自己的有限性,看到自己的不足,要超越自己的不足就希望有一种信仰的超越,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信仰是对人世的责任。

 

卓新平认为信仰在追求方面也有表达。一是从形而上的角度来表达,信仰是神明或其他的方式,比如中国文化讲究道同,科学家讲究世界的规律秩序,实际上这都是信仰追求的一种表达。二是对金钱的信仰。社会发展离不开对金钱的向往。美元上有一句话:我们信任神,但我们使用的是金钱。中国社会把这种关系弄颠倒了,变成我们信任的是金钱,我们利用的是神。所以中国会有很多地方宗教搭台、经济唱戏,宗教沦为一种追求财富的道具了。

 

中国式信仰缺失的三个层面

 

卓新平认为信仰缺失,对宗教来讲包括三个层面,在中国这三个层面表现的非常明显。

 

一是制度层面。宗教本身的制度和体系,会跟政治发生密切的关联。中国宗教在制度层面与上千年的封建体制有着密切的关联。1911年辛亥革命以后,这种制度层面被打破。儒教作为一种宗教在制度层面上是缺失的,宗教在制度层面是不是有错位?是不是有矛盾?是不是有一种缺失?卓新平认为对于一些宗教来说确实有缺失,但五大宗教相对保持的比较好。

 

二是儒家士的文化缺失。中国古代知识分子普遍有儒家信仰,后来佛教、道教进来以后,中国的知识阶层把这种信仰作为一种责任和担当。儒家士的文化、士的精神是非常典型的,当代中国宗教团体中的精英人士是不是缺失了这种精神?卓新平说:我是研究基督教的,我在国外很多人问我的信仰,我说从骨子里面我是儒家信仰,因为这是决定中国传统宗教信仰是不是博大精深,是不是可持续发展的根。基督教中世纪有一种骑士文化,到现在发展成为绅士文化。同样我们知道中世纪对经验哲学、对思辨的追求,在现代文化中形成了像法国等国家所谓的优雅精神、浪漫精神,这种精神是靠人来存在的。我们有一种说法,中国在过去的五六十年没有出现过大思想家,同样我们要反省,宗教中是不是也缺失这样的人物?文化的发展尤其是中国的社会问题不能靠埋怨,要靠知识阶层中的精英带头、引领,这种缺失值得我们反省。

 

三是民俗层面。很多书院、读经活动都在民间开展,民俗层面的信仰是最具有生命力、最接地气和最活跃的。卓新平认为民俗层面的信仰出现了一种复兴,但这种复兴并没有被社会真正的承认和认可,这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缺失。如果民俗层面中华民族的信仰,无论儒释道还是民间信仰、民间宗教,在整个世界文化中形成一个重要的气场,海外华人走到哪里就把宗教信仰带到哪儿,他们再把这些民间信仰带回中国寻根问祖,那该是怎样一种文化气象?卓新平提出,要实现中国文化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使全世界的华人有一个向心的追求点,因此,相关部门应高度关注对民俗方面的宗教信仰。

 

卓新平教授认为,宗教信仰的缺失在以上三个层面都有存在,要弥补这三个层面的缺失,不能一味指责和埋怨,不同层面的人要有不同的反省和定位。

 

信仰缺失对中国是非常重要的考验

 

卓新平认为对治信仰缺失首先要在制度层面上发力,国家有一种提法叫积极引导宗教与发展相适应,一方面强调宗教要脱敏,另外一方面要呼吁政府和社会对宗教积极引导。

 

第二个层面是宗教团体里面的知识精英,要达到一种自我超越和自我升华,应该好好修炼。

 

第三在民俗层面,社会的基层建设非常重要,基层文化建设要跟当地的具体状况相结合。现在我们听到很多抱怨都是排斥的声音,如果我们换个思路,基层是不是会更和谐一些?

 

中国社会传统文化根深蒂固,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据统计,2012年全世界大约有四亿人有民间信仰,这个统计中2.9亿的民间信仰人群来自中国,这些信仰保持了中华文化特别是草根文化对真善美的追求。卓新平指出:由于这些方面缺少相应的指导和规范,或者说由于所谓的敏感问题,大家望而却步,可能出现一些异化的现象,这对于中国是非常重要的考验。如果我们把信仰加以一种合理的给予,一种积极的引导和深化,社会上出现的对金钱的崇拜和对社会的冷漠就会消解,甚至会消失。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要把信仰看成老百姓的一种基本生活状态,信仰实际上是人类文化的一个有机构成,是老百姓精神生活中一个必要的组成部分。

 

卓新平再次强调宗教信仰的重要性,他说:很多人说中国人没有宗教,但是至少大部分中国人具有这种宗教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这个社会如果说对宗教、对信仰不再那么敏感,社会可能会出现一种信仰方面的深化,社会正气就能上升,社会风气会更好一些。就会有更多的人自觉践行对真善美的追求,社会组织就会对社会不良现象挺身而出、加以制止。现在社会之所以冷漠,跟我们的宗教信仰是有关联的。

 

综上,卓新平认为信仰问题是对中国文化复兴的重要考验,宗教脱敏迫在眉睫,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作者:丹珍旺姆)

 

(来源:凤凰网)

                                                          (编辑:霍群英)


免责声明
  • 1.来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 2.文章来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 【打印】 【关闭
⊕相关报道

主办: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协办:佛教在线(www.fjnet.com)

内容与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联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刘玉萍 苏 杭 电子邮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850房间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6408,85196407 传真:010-85196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