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秦宝琦:一部揭示邪教发展规律和本质的力作——读李维意著《邪教暗中发展的规律研究》    2019年6月20日 中国宗教学术网

19世纪以降,一些国家先后出现以神化教主、精神控制为特征的秘密组织,被称作“膜拜团体”。20世纪晚期,这种膜拜团体逐渐走向极端化,成为反人类、反社会的邪教。如美国的“上帝之子”、日本的奥姆真理教、韩国的统一教会等。新中国成立前后,一贯道、同善社等会道门,企图破坏新生的人民政权,被我国政府坚决铲除。20世纪90年代,我国出现了一股“气功热”,一些人借机大肆宣扬各种歪理邪说,出现了以“法轮功”为代表的邪教组织,被我国政府依法取缔。从中外邪教的发展脉络来看,一般经历从秘密到公开的过程,最终演变成为反社会、反人类的邪教。李维意教授在《邪教暗中发展的规律研究》一书中以大量确凿的事实,揭示出邪教暗中发展的基本规律,从理论上全面、系统地阐述了邪教的本质和对国家、社会、信众的危害。我拜读过该作之后,深感“暗中发展”乃是中外邪教的基本规律。该书为今后研究邪教问题提供了基本的理论立场、观点和方法,是揭批邪教本质和发展规律的一部力作。下面仅就该书提到的两个亮点,谈谈自身的体会。

 

一、邪教概念内涵的澄清

 

对于“邪教”的含义,人们存在不同的理解。有人把邪教解读为“邪恶的宗教”。有人提出“宗教没有正邪之分”。这些其实包含着对我国历史上“教”字的误读。历史上所称的“教”,是指包括宗教在内的各种“教化”手段,是“教化”之教而非“宗教”之教。《周易·观卦·彖传》提到:“圣人以神道设教,天下服矣。”意思是圣人通过各种手段对百姓进行教化,以达到天下平服的目的。从内涵看,古代的“教”比今日之“宗教”要宽泛,既包括各种宗教,也包括主流社会的意识形态和道德观念。所以,我国历史上所认定的“邪教”主要是指一切同主流社会相对立的组织或相悖离的意识形态。

 

李维意教授针对“邪教”概念指出:“中文语境下的邪教一般具有两种语义:一是宗教语义上的邪教,二是政治意义上的邪教。”宗教语义上的邪教分为两种情况:一是由于利害关系,此教称彼教为邪教;二是从一种或多种宗教衍生出来的新教,被原来的正统宗教称为邪教。如道教派生出的白阳教,佛教派生出的弥勒教等。政治意义上的邪教即历代王朝所确定的非法组织或非法宗教团体。这样就明确了“邪教”概念的渊源和内涵,澄清了人们在邪教概念上的混乱。

 

李维意教授有关邪教渊源和内涵的论述,完全符合中国的历史国情。比如,宋代时正宗佛教视白莲宗等为“邪教”。《佛祖统纪》中将白莲宗斥为“邪教”,指其 “劝诸男女同修净业……受其邪教者,谓之传道。”这是历史上正宗佛教指斥异端教派为邪教的最早记载。宋代佛教还将由波斯传来的摩尼教视为“魔教”,称其信众为“食菜事魔”。这些都是宗教语义上的邪教。政治意义上的邪教,不仅包括上面提及的异端教派和秘密教门,而且涵盖了一切信奉同主流意识形态相背离的组织。正如李维意教授所言:“中国历代定性邪教最根本的标准是政治意义。”这在清代最为明显。清顺治三年六月,有臣奏称“近日风俗大坏,异端蜂起,有白莲、大成、混元、无为等教,种种名色,煽惑人心”。因而奏请朝廷对之严加惩处:“如遇各色教门,即行拿问,处以重罪。”顺治帝准奏,命大臣将明代禁止教门活动的律文,几乎原封不动地抄入《大清律集解附例》之《礼律》之内。此举表明,清代统治者正是出于维护国家政权稳定的政治需要,而制定和采取严厉打击非主流意识形态即“邪教”的政策。所以,在清代把白莲教及其变名如八卦教、清茶门、混元教等视为邪教,予以打击。

 

二、“末世论”是邪教的信仰核心

 

针对邪教组织提出的歪理邪说“末世论”,李维意教授认为:“末世论是邪教组织的基本理念和共同信仰。其基本的理论逻辑是:末日降临——信众陷灭顶之灾需要拯救——教主神从天降能够拯救——教主只拯救自己的子民。于是,信徒要想获得拯救,必须成为教主的子民,对教主顶礼膜拜,绝对服从。”这一论述准确反映了中外邪教的基本理论逻辑。我国历史上秘密教门的发展历程,印证了李维意教授的论断。我国秘密教门的“末世论”同中外邪教在本质上并无二致,仅在具体说法上稍有不同。

 

李维意教授指出:“顺着邪教末世论的思路,我们不难发现,教主的‘醉翁之意’,其实是为了把自己推上神佛的位置,为自己的神佛转世提供合法性。”这个论断,无疑是符合历史实际的。但从历史上看,邪教教主真正的“醉翁之意”,还不止于此,而是指教主妄图取代世俗政权,建立教主的神权统治。历史上的秘密教门活动充分证明此点。明清两代的秘密教门企图夺取世俗政权的事件亦俯拾即是。清代清茶门教的教主滦州石佛口的王姓家族,一直向信徒们灌输弥勒佛将转世在王家,王家将取代清朝的统治。在其经文中道:“清朝以尽,四文正佛落在王门。胡人尽,何人登基?日月复来属大明,牛八原来是土星。”从中可以看出,具有明显夺取世俗政权,建立神权统治的政治目的。

 

总之,李维意教授的著作《邪教暗中发展的规律研究》,深刻地揭示了中外邪教发展的规律和本质,是一部有关揭批邪教的力作。书中还有诸多精彩的论断,本文就以上两个问题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仅当是抛砖引玉,希望引发读者的思考与认识。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来源:《中国宗教》2018年第5期)

(编辑:霍群英)


免责声明
  • 1.来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 2.文章来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 】 【 打印 】 【 关闭

主办: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协办: 佛教在线(www.fjnet.com)

内容与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联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电子邮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844房间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6408